答案在風中飄蕩創新作文1500字「精選」

時間:2018-03-15 1500字 我要投稿

  導語:我的朋友,答案在隨風飄蕩。下面小編整理答案在風中飄蕩創新作文,歡迎大家閱讀參考。

  答案在風中飄蕩作文一

  一只白鴿要飛越多少海洋,才能在沙灘上入眠?

  炮彈要飛多少次,才能將其永遠禁縛?

  一座山峰能屹立多久,才會被沖刷入海?

  一個人要多少次仰頭,才能望見蒼天?

  朋友,答案在風中飄蕩。

  這是一首詩。作者是一個美國黑人。

  一個黑人,抱著一把吉他,用音樂的方式唱出了這首詩。

  他創作了許多詩,無一例外地,他都是彈著吉他,用音樂朗誦這些詩。

  今年,他獲獎了,大獎,諾貝爾文學獎。這個黑人,名叫鮑勃·迪倫。

  他來過中國,在北京一個巨大的體育館開過個唱。他不習慣那么大的場面,刻意將舞臺“縮小”,裝扮成一座酒吧。他是從酒吧走出來的,他喜歡酒吧。

  我們都聽過他的歌。我們一直將他當作藝人,但現在,我們似乎要改口稱他為詩人了。

  對于這一切,鮑勃并不愉快。鮑勃說,我是唱歌的,鮑勃又說,我拒絕領獎。鮑勃的原話是“接受比拒絕更危險”。

  不去領獎,意味著鮑勃不需要定制燕尾服了。領諾貝爾獎確實很麻煩,需要穿上燕尾服。那種服裝,有人穿著像個貴族,有人穿起來像只胖企鵝,比如中國的莫言。莫言不怕出這個洋相,出洋相是提高回眸率的賣萌技法,何況,莫言代表的是中國文學,中國文學走出了中國,莫言個人形象變丑了也是值得。

  八月長安,一個女孩的網名,這樣說還不到位,她是網劇《最好的我們》的編劇。這部網劇現在火得很,單日播放量據說達到14億次。記者問,高中階段有什么后悔事么?她說,沒有早戀算一件。我看了《最好的我們》的第一集,幾個高中生,男的女的顏值都好,估計他們一定會早戀。八月長安用這樣的方法補償了自己的青春。她更值得我們留意的是下面這段話:“一個人的青春是值得發掘的。很多人在那個時候成為了他自己,然后就再沒變過。成人的悲切都是少年時代形成的,只是他以為自己忘卻了。”

  “成人的悲切都是少年時代形成的”,說的人凜然,看的人也凜然。

  成人的悲切是什么?我已是成人,但一時也說不清什么是悲切。挫折茫然、性格分裂、沒聽過音樂會、不會打高爾夫、用只筷子在飯碗里攪咖啡、新年將至卻沒人給自己寄賀卡……這些膚淺無聊能夠叫悲切么?我只記得自己臉上手上的疤痕都是少年時代遺留下來的青春余韻。

  來說說蘇童的悲切吧。蘇童寫過舊式女性的凄苦人生,他自己也并不是個快樂無邊的人。小時候,父母移民到蘇州,他也就被動地成了蘇州人。但蘇童一直覺得自己來歷不明、身份可疑,他常常問自己,我是哪兒人。他說:“蘇州那個地方很排外,蘇州人認為所有不說蘇州話和上海話的人都是外地人。說外地話的人當中又分三六九等,說蘇北話的是最被人瞧不起的,蘇北代表著窮、沒文化、沒教養,問題就來了,我的故鄉是哪呢?”這個問題難度不高,蘇童找到了答案,原來他是揚中人。江蘇以長江為界,北是蘇北,南是蘇南,揚中是長江上的一個島,地域歸屬確實有點曖昧,不是蘇北,卻也不是蘇南,不尷不尬的。所以,蘇童可以自豪地說他不是蘇北人,卻不能大聲地說他是蘇南人。他的少年時代,因此常常感覺受到了地域歧視。

  阿西是詩人,他最近和垃圾較上了勁。我們來看看他寫了什么:“太陽照在新農村巨大的垃圾堆上,短信垃圾掛在電訊公司的兩端。小學生穿垃圾制作的服飾舉手升旗,干農活的人把塑料垃圾深埋。你帶著垃圾去另一個城市探望病中的父母,你還要帶著幾句文字的垃圾。”河南的垃圾是什么顏色?浙江的垃圾又是什么顏色?我們去過河南、去過浙江,可是誰注意那些垃圾啊?我們只知道河南的龍門石窟、浙江的西子湖畔。可是阿西像環保觀察家一樣注意到了。他說“河南的垃圾是黃色的,浙江的垃圾是黑色的,陜西的垃圾是白色的,云南的垃圾是粉紅色的。”他要是一直往下說,一定會說到我們省。謝謝阿西,他不往下說了。這是給了我們面子。百度上查查我們省,概況上說得那么好,山清水秀,偏偏有許多垃圾,還偏偏找不到地方將這些垃圾隱藏起來,一陣風吹來,塑料袋就能飛到電桿上,飄到河塘里,這樣的五彩繽紛、意氣風發是讓人臉紅的。原來人有悲切,一塊土地也會有悲切啊。

  格非回老家,老家沒有了,只有滿眼廢墟。那天飄著細雨,格非在老家門前的破石頭上坐了兩小時。這個獲得茅盾文學獎的大作家,那個時候也是悲切滿懷。格非個人意義上的鄉村生活徹底結束。鄉村已邊緣到連根端掉,成了無根之木,無源之水。他的家鄉僅存在于他的記憶之中了。現在,格非將這種記憶寫成了又一部小說《望春風》。有評論說,這部小說是“廢墟之上一群亡靈的喃喃自語”。這樣的評論可能不會讓格非滿意。格非說他在小說中給他的鄉親們安排了一個暖色的結尾。什么結尾呢,也就是鄉親們手攜著手,結著伴兒,又回到拆成了廢墟的村子里“住”下了。這個結尾溫暖么?這是更好一點的命運么?

  小說寫作中的情感走向有沒有固定套路呢?美國一所大學的研究員在英文小說庫中選了1737個故事,利用計算機技術進行分析,最后得出結論,說小說寫作的情感走向有六種基本套路。他們為這六種套路分別起了名字:一是白手起家型 (幸福感逐步上升),二是家道中落型 (幸福感逐步下降),三是穴人型 (幸福感先落后漲),四是伊卡洛斯型 (幸福感先漲后落),五是灰姑娘型 (幸福感先漲后落再起) ,六是俄狄浦斯型 (幸福感先落后漲再落)。這六種核心的情感軌跡是磚瓦,由這些磚瓦支撐起了復雜的文學世界。他們的研究發現,最受歡迎的小說類型為灰姑娘型和俄狄浦斯型,一個是喜劇,一個是悲劇。其余的類型都是有悲有喜,成分不同而已。人類其實就是這么簡單,一點兒幸福感就讓人類覺得幸福滿滿需要看些悲劇來調劑,一點兒悲傷感又讓人類覺得太沉重了立馬就要換成喜劇頻道。人類從整體上看,沒有什么深刻的悲切感。

  還要說一說鮑勃·迪倫。我以為他發表聲明拒絕領取諾貝爾獎,其實那是網上的假新聞。鮑勃·迪倫只是一言不發,沉默,沉默,再沉默。頒獎方熬不住了,也不顧紳士形象了,開始指責鮑勃·迪倫“傲慢無禮”。而鮑勃·迪倫還是沉默。這回,輪到瑞典學院悲切了。

  答案在風中飄蕩作文二

  諾貝爾文學獎今年頒布給鮑勃·迪倫,我對此毫無感覺。

  我知道他很有名,也知道幾首他出名的歌詞,很棒。但讓我憑借幾句歌詞對他的文學才華下一個評價,我沒這個能力。

  好在我手里拿到了2004年迪倫寫的自傳《編年史》(英文名《chronicles》),那一年他63歲。

  沒想到這是一部讓我讀得非常艱難的自傳,斷斷續續看了兩周,最后是在去成都的動車上看完了。

  感受是一個詞——臣服,臣服于他的寫作功力。

  不過我想先聊聊他的書給我的啟發,再聊聊他的文字功力。

  我是屬于要補考的那一撥,我滿心期待方文山同學能肩負中國諾獎的希望,卻被眾多好友打擊,他們說怎么也該是羅大佑。我去腦補了一首似乎我該聽過的歌,那歌名叫《blowin’ in the wind》,有段歌詞就算翻成中文依然震撼:“一個人要仰望多少次/才能看見藍天?/一個人要傾聽多少次/才能聽到人們的呼喊?/要犧牲多少條生命他才知道/太多的人已經死亡?/朋友,答案在風中飄蕩/答案在風中飄蕩!”

  好文字能被人記住大多應該利于傳唱,能夠吟唱的力量總大于默念。諾貝爾獎總充滿爭議,這一次的“手滑”卻令人驚喜,當文學走入末路,不如回歸精神。不知會有多少人會因為這樣一個獎去聽鮑勃,鮑勃應該已經不需要更多的光環,民謠卻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回歸了人們視野當中。當躁動的汪峰帶出一個安靜唱歌的冠軍蔣敦豪,我喜歡那種平靜的力量。

  回歸塵世之中,迷亂之中竟已無話可說。能說的不能說,不想說的不愿說,如此而已。這些日子,安靜的離開這個世界的有泰國的國王和以色列的前總理,他們被人紀念是因為他們給人力量。我看到野夫評價他的老師易中天,講成名之累,講本我的堅持。名利容易亂人,令夫妻反目,母女成仇,能讓教雞湯的老師自封圣賢,能讓無恥之徒欺世盜名。幸好,還有人能守住心中的寧靜,知有所為,知有所不為。

  又到了霧霾彌散的季節,來不及欣賞北京的紅葉,就被一陣秋風刺了骨。也許該去下載一堆鮑勃的歌來聽?趁這時節,補補修養,練練聽力。據說彼岸有避世良方,值得拼盡力氣去努力。還好,還有個由頭去奮斗,還有個想象讓一切看起來有意義。可是,就那兩人,一個瘋子,一個騙子,這世界真的會好嗎?

  也許該好好去練這首歌,反復的唱:答案在風中飄蕩!

乐斗电玩城西游争霸 天天彩选4怎么玩 网上兼职能赚钱吗 平特肖是什么生肖 股票涨停收益 大地棋牌手机客户端 攀钢钒钛股票最新公 百度微乐吉林麻将 河南快赢481app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香港 西甲各队球衣 河南紫幻麻将官方版 2分彩走势图 英超巴克莱杯 微乐家乡麻将舞弊器 25选5走势 股票高频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