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心理罪小說的結局

時間:2017-12-17 小說 我要投稿

  大家看過心理罪小說嗎?知道心理罪小說結局嗎?下面小編整理了心理罪小說的結局,歡迎大家閱讀學習!

關于心理罪小說的結局

  心理罪小說結局

  在J市看守所里,方木踏踏實實地睡了幾天好覺。閑暇的時候,方木就坐在鐵床上,透過墻上的小窗,靜靜地看著白云流轉,日月更替。偶爾會想起那些人,那些事。心情平靜了許多。

  幾天后,公安機關在孫普的家里發現了大量物證,證實孫普是系列殺人案的兇手,孟凡哲的冤情得以洗清。同時認定方木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,案件撤銷。鄧偉的證詞起了關鍵作用。

  方木唯一遺憾的,就是沒能參加喬老師的追悼會。

  鄧偉來接方木出看守所。那是一個大晴天。方木走出看守所大門時,太陽剛好照在頭頂。沐浴在正午的陽光下,方木忍不住像其他人那樣美美地伸了個懶腰。

  在車上,鄧偉一言不發地幫助方木清理個人物品,包括那支鋼筆。方木把鋼筆拿在手里反復端詳了好久,最后小心翼翼地揣進懷里。鄧偉看著他,忽然問道:“你是故意那么做的對嗎?”他指指那支鋼筆,“那只是支普通的鋼筆。”方木沒有回答他,他知道鄧偉作證的時候沒有提鋼筆的事情。鄧偉沒有再問,沉默著發動了汽車。

  開到校門口的時候,鄧偉在身上摸索了一陣子:“我把這個給你要回來了。”他把手伸過來,掌心里平躺著那把軍刀。方木默默地看了它幾秒鐘,伸手抓了過來。

  “我走了。”他低聲說了一句,就跳下汽車。走了幾步,鄧偉在身后叫住他,問道:“你記不記得我曾經建議你做個警察?”方木看著他,點點頭。鄧偉注視著他,幾秒鐘后,他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似的說:“我收回我的話。”

  方木看著吉普車消失在遠處,笑了笑,轉身走進了校門。

  今天是期末考試的最后一天。考完試的學生已經陸續回家了。方木路過一片空地的時候,他看見楊芹正拉著步履蹣跚的金巧慢慢地走,方木躲在樹后看了很久,笑了。

  回到304寢室,方木收拾好東西,準備申請搬到別的宿舍樓。行李一收拾好,拉開門,走廊里站著很多人,杜宇也在。

  杜宇走過來,默默地看了方木幾秒鐘,說:“你要離開這里?”方木點點頭,不想多說,側身繞過杜宇。

  杜宇在身后大聲說:“你答應過找到兇手時第一個告訴我!”方木苦笑著搖搖頭,轉身就走。

  杜宇在后面叫道:“你想就這么一走了之?”方木忍不住想問:“你還想怎么樣?”一轉過身,卻看見杜宇,笑了。

  “如果再出現一個孫普,我們怎么辦?”杜宇拍拍身邊的鄒團結,鄒團結沖方木做了個鬼臉,招呼身邊的幾個同學鉆進了304寢室。

  杜宇微笑著看著方木:“留下來吧。”他慢慢走向方木,身邊是忙碌著把方木的行李搬進313寢室的同學們。杜宇忽然一拳砸向方木的肩窩:“還有一個好消息。我上午接到劉建軍的電話,他恢復得很好,很快能回來。”

  兩個月后。

  今年的冬天結束得很早。方木回到了母校師大校園里,走在波光粼粼的靜湖邊。嗅著空氣中好聞的花粉味道,方木感覺心情像今天的天氣一樣。門口的大喇叭正放著一首熟悉的歌:《海闊天空》。

  “風雨里追趕,霧里分不清影蹤,天空海闊你與我,可會變……”

  方木在湖邊坐下,從口袋里掏出軍刀,細細地端詳著它。墨綠色的刀柄,底端曾被燒化的地方已經被摩挲得光滑锃亮。它靜靜地躺在方木的手里,似乎已經忘了它在另兩個人手里的時候,是多么的兇相畢現。

  刀,始終是刀。為什么要讓它承載這么多東西呢?方木輕輕地笑了笑,懂得承載的,只是我們自己而已。

  方木站起身,掂掂手里的軍刀,忽然一揚手。軍刀在陽光下劃出一道閃亮的弧線,撲通一聲落入湖水中。湖水激起小小的漣漪,可是很快,又平靜如初。

乐斗电玩城西游争霸